当前位置: 法学思想 -> 审判研讨

论共有法律关系的内外部效力

发布时间:2014-07-29 15:07:47


论文提要: 共有法律关系的内涵是因共有物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外延包括与共有物有关的因合同、缔约过失、侵权行为、无因管理和不当得利产生的债权债务;其效力即是指共有人所享有权利、承担义务的性质及实务中如何操作等一系列问题。通过对连带之债,不可分之债和共同之债的比较,基于价值选择,笔者以为,共有人应该对外承担连带债务,按份共有人应对外享有不可分债权,共同共有人对外享有共同债权;内部上,按份共有人按照份额享有权利,承担债务,共同共有人共同享有债权,承担债务。同时,笔者认为,共同共有中也是存在份额的,共同共有人偿还债务超过自己应承担份额的也应有权向其他共有人追偿。笔者建议据此对《物权法》第102条进行完善。

    本文从狭义的角度理解了共有法律关系,认为其即因共有物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然后在外部效力方面,从保护第三人的角度肯定了共有人应该对外承担连带债务,并明确了其例外情况,从保护全体债权人的角度肯定了按份共有人对外享有不可分债权,共同共有人对外享有共同债权,而非连带债权;在内部方面,笔者吸收共同共有中存在份额的观点,确立了偿还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份额的共同共有人对其他共有人的追偿权。最后,笔者指出《物权法》第102条中存在的不足,提出了相应的完善建议。 (全文共9638字) 

一、    共有法律关系概述

共有法律关系,又称共有关系,是指共有人内部之间及共有人对外关系上的权利义务关系。[[1]]共有法律关系是一种具有内外两重关系的所有权法律关系,其外部关系为共有人与非所有人之间的关系,其内部关系为各共有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

刘保玉认为,共有法律关系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共有物的占有、使用、收益;(二)共有物的管理费用负担;(三)共有物的处分;(四)共有关系的维持;(五)因共有物产生的债权债务的享有与承担。[[2]]其前四个方面为共有法律关系的物权方面,第五项为共有法律关系的债权方面。也有学者认为,《物权法》第102条的主旨是“关于共有的对外关系和内部关系的规定”,[[3]]即共有法律关系仅指因共有物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

共有是与单独所有相对的一种所有权形态,在共有法律关系的债权方面,既有共有人内部的关系,又有共有人与第三人之间的关系;在共有人之间是否存在普遍的追偿权和共有人与第三人之间债权债务的性质等问题上,学者之间、学界与立法之间尚有较大分歧。共有法律关系的债权方面才是共有法律关系的研究核心所在。本文仅将共有法律关系的内涵定位为因共有物产生的债权债务。

至于共有法律关系的外延,即是指共有法律关系具体包含哪些内容。由债法原理及我国现行民事立法可知,债的发生原因有合同、缔约过失、侵权行为、无因管理和不当得利等。因此,共有法律关系主要包括:以共有物为标的物的合同之债、缔约过失之债、共有物侵权及对共有物侵权之债、对共有物无因管理及利用共有物进行无因管理之债、共有物不当得利之债等。这些债权债务虽均属共有法律关系,但不同领域立法对不同债权债务都有具体细致的规定,因此在法律适用时,根据特别法优于一般法,应优先适用合同法、侵权责任法等。

二、    共有法律关系的外部效力

共有法律关系的外部效力,是指共有人因共有物与第三人之间的权利义务的关系的效力,其解决的是共有人与外部的第三人发生法律关系时,应当享有什么权利、承担什么义务以及如何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的问题。

1)原则上共有人承担连带债务

共有人对共有物享有一个所有权,作为一个整体对外与第三人发生法律关系,那么也应该作为一个整体来承担债务,即共有人对第三人承担连带债务。共同共有人是基于共同关系不分份额地享有共有物的所有权,因此,共有人承担连带债务易于理解。按份共有人虽然按照应有份额对共有物享有权利承担义务,但应有部分并不局限于共有物的特定部分,而是抽象地存在于共有物的任何微小部分上;[[4]]所以,按份共有人的义务及于整个共有物,共有人应就共有物的全部对第三人承担义务,即负连带债务。无论是按份共有还是共同共有,在共有法律关系的外部效力上,都表现为一种连带债务关系。

《物权法》第102条规定了共有人对因共有物产生的债务承担连带债务,这与我国《民法通则》第87条、《合伙企业法》第39条合伙人对合伙债务承担连带债务的规定是一致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给出的立法理由是,“对因共有财产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的对外效力不区分按份共有和共同共有,是为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权益,对于第三人来说,很难获知共有人共有关系的性质。此种情况下,若不使各共有人承担连带义务,很容易发生共有人推脱履行义务的可能,对债权人不利。在第三人不知道共有人内部关系的情况下,法律规定共有人对其享有连带债权,承担连带债务,第三人即可向共有人中的任一共有人主张债权,保护了善意第三人的权利。”[[5]]立法基于价值选择,用连带债务最大程度上保护了善意第三人的利益,因此,孙鹏认为,“这里关于按份共有人负担连带债务的规定符合双方当事人之间利益关系的实际情况和民法原理”。[[6]]

债权债务作为一种财产,可以为多数主体享有和承担,是为共同之债。根据共同关系产生的原因,共同之债包括按份共有之债和共同共有之债。一个债权或债务属于数人共同共有,多数债权人或债务人必须同时行使权利或共同履行义务者,为共同共有债权或共同共有债务,又称为共同债权或共同债务。共同债务在对外关系上无各债务人的应有部分,亦并非各共同债务人的个人债务,因此,共同债务仅对于共同共有财产而成立。共同债务首先应由共同财产清偿,不足部分,根据产生共同债务的内部关系,由各债务人负无限责任或无限连带责任。如合伙债务应当首先由合伙财产清偿,不足部分原则上各合伙人要以自己的财产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但合伙人为法人的,仅负无限责任;遗产债务应由遗产清偿,不足部分,在无限责任继承的情况下,由继承人按应继份比例清偿,各继承人对债权人负连带责任;夫妻共同债务由由夫妻共同财产清产清偿,不足部分由夫和妻用个人财产负连带清偿责任。

张玉敏认为,共同债务较之连带债务更利于充分保护各共同债务人的个人利益。[[7]]这主要表现在,共同债务应当首先以共同共有财产清偿,在未清偿共同债务前,原则上不能分割共有财产。如果在清偿共同债务前分割了共同财产,则应向债权人承担连带责任。共同债务人对共同债务的分割,除非经债权人认可,对债权人物约束力,债权人可以向任何一个债务人要求清偿全部债务。

共同之债的立法例目前仅见于日本民法和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其规定物权编关于共有的规定准用于所有权之外的财产权;我国民事法律和民法理论上无共同债务的概念,法律只规定了按份之债和连带之债两种多数人之债,共同债务被直接当做连带债务对待。而越来越多的共有人可能为了保存共有物而更愿意用个人财产偿还债务;即使在清偿共同债务前分割了共有物,共有人负连带责任,偿还债务超过自己应承担份额的共有人仍可行使对其他共有人的追偿权来保护自身的利益(这一点将在后文详述)。也就是说,将共同债务作为连带债务对待,并无大的问题。笔者认为将因共同共有物产生的债务定性为对第三人的连带债务更符合我国的立法实际。

另外,王全弟认为,在对外关系上,共有人之间是一种连带权利义务关系。在按份共有的外部关系上,共有人对第三人应承担连带责任还是按份责任,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应根据共有人与第三人义务的性质来确定。如果义务是可分的,共有人则承担按份责任,如果义务是不可分的,共有人则承担连带责任。共有建筑物倒塌,共有动物致伤他人的,按份共有人承担连带债务。[[8]]我们知道,连带债务的标的既可以是可分的,也可以是不可分的,而王仅以义务是否可分来决定共有人是否对外承担连带债务,将问题太简单化了,也有不准确之嫌。

综合本部分内容,笔者以为,无论是按份共有还是共同共有,共有人在对外关系上都应承担连带债务。

2)按份共有人享有不可分债权,共同共有人享有共同债权

共有人对共有物享有一个所有权,作为一个整体对外与第三人发生法律关系,那么也应该作为一个整体来享有债权。由于共有人对外承担连带债务,我们似乎可以对称地得出结论,共有人之间享有连带债权。《物权法》第102条也确实规定,因共有动产或不动产产生的债权债务,在对外关系上,共有人享有连带债权。各债权人得单独请求全部给付;债务人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债权人履行自己的债务,而且一个全部履行即可消灭其债务。

然而这样的结论和立法都是经不起仔细推敲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给出的立法理由是,“对因共有财产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的对外效力不区分按份共有和共同共有,是为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权益”。保护善意第三人的权益通常是指,优先赋予其某种权利或优先免除其某种义务,比如善意取得制度中对善意第三人所有权的优先保护。共有人享有连带债权如何保护了善意第三人的权益了呢?笔者唯一能想到的是,第三人可以向任何债权人履行部分或全部债务,即方便了第三人履行了债务,但这仅仅是操作层面的一个技术问题,谈不上对善意第三人利益的保护。除此之外,法工委的立法理由主要是在谈共有人承担连带债务对善意第三人利益的保护。而法工委给出的相似立法《民法通则》第35条、《合伙企业法》第39条也都是只规定了连带债务,并未规定连带债权,连带之债中连带债务在理论和实务上具有重要意义,是研究的重点。连带债权则少有实用价值,甚至对连带债权人有害。史尚宽先生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连带债权实际上发生不多,盖以连带债权对于债权人甚少利益。因在连带债权,债权人得单独请求全部之给付。其债权人如不诚实或无资力,则他债权人之求偿关系,不免陷于危险。其他之债权人与债务人间所生之事项,对于他债权人发生效力,在他债权人方面,亦多为不利,故在今日之交易场中,连带债权远不如连带债务之重要。”[[9]]由此可见,连带债权对共有人的弊端远大于给第三人带来的便利。故而张玉敏认为,“就我们所知,尚未见哪个国家的民法典、债法典明文规定具体的连带之债。我国《合同法》和《物权法》可能是仅有的例外,但这是一个错误。”[[10]]

既然不是连带债权,那么应当是何种债权呢?孙鹏认为,“在民法理论上,按份共有人对共有财产所产生的债权属于不可分债权。至于共同共有财产所产生的债权债务,是不同于连带之债的共同之债……共同债权可准用不可分债权的规定”。[[11]]笔者同意此种观点。

以不可分给付为标的之债,除法律另有规定或当事人另有约定外,为不可分之债。其中,债权人为多数者为不可分债权,债务人为多数者为不可分债务。所谓法律另有规定或当事人另有约定,指法律规定或当事人约定为连带之债或共同之债。这就是说,以不可分给付为标的的多数人之债,以不可分之债为常态,以连带之债为例外。不可分之债实质上是各个独立的债权或债务,多数债权人或债务人因给付不可分而相互结合。因此,如果给付因当事人的意思或其他原因变为可分,不可分之债即变为可分之债。不可分债权的优点是能够有效保护全体债权人的利益,避免因受领给付的债权人不诚实或无资力而损害其他债权人的利益。多数债权人共同共有一个债权,在对外关系上无各债权人的应有部分,为共同债权,在对外关系上,个别债权人对共同债权无任何权利,共同债权人须一致行动,才能发挥债权人的功能。因此,共同债权在对外关系上,可准用不可分债权的规定。

由于我国法律对不可分债权和共同债权未做规定,实践中经常将不可分债权和共同债权当作连带债权处理,往往损害部分债权人的利益。多数债权人虽然有一定的共同关系,但毕竟是各自独立的民事主体,他们各自有自己独立的利益,并且往往利害相反,除当事人有委托外,任何一个债权人都不能当然代表全体债权人的利益受领给付。不可分债权和共同债权制度的设计,从制度上避免了因受领给付的债权人不诚实或无资力而损害其他债权人利益的问题。而连带债权的效力恰恰在于,任何一个债权人都可以要求债务人向自己履行全部债务,债务人也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债权人履行自己的全部给付义务,而且一个全部给付即可以使连带债权关系消灭,若接受履行的债权人不诚实或无资力,其他债权人的利益即陷于无保障的危险之中,这是不符合当事人利益关系的实际情况和公平原则的。

基于对对外债权中共有人利益的保护的需要和连带债权的先天不足,笔者认为宜使按份共有人享有不可分债权,共同共有人享有共同债权。

三、    共有法律关系的内部效力

共有法律关系的内部效力,是指共有人因共有物对内的权利义务的效力,其解决的是当发生因共有物产生债权债务时,共有人之间应当如何享有权利、承担义务,以及如何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的问题。

1)一般原则

正如德国学者海因•科茨等所指出的:“私法最重要的特点莫过于个人自治或其自我发展的权利。”[[12]]民法为私法,遵循意思自治的基本原则,只对公序良俗或技术性事项予以必要的规定。我国《合伙企业法》第33条第1款的规定典型地体现了民法的立法逻辑。这种规定当属技术性规范,前两个分句中的“约定” 、“协议”均为当事人意思自治,只有当事人意思自治“失败”时,法律才给出了一种确定各自份额或比例的办法。

在共有法律关系内部效力的问题上,也应遵循这样一种逻辑。共有包括按份共有和共同共有,共同共有中又包含不同的共同关系;法国学者曾在《自然秩序中的民法》中这样写道:“因婚姻和出生产生的法律义务与其他所有类型的债务不同,它较少地给予个人意思的自由,而更多地受公共秩序原则的支配。”[[13]]即便如此,共有人也可以不考虑份额的存在和共同关系的特殊性,而就其权利义务的分配进行约定。

在共有人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时,法律应该给出划分共有人之间权利义务的标准。按份共有人享有的债权为不可分债权,为数个独立的债权,各共有人有自己的债权份额,亦即按份共有中的份额,所以按份共有人应按其份额享有债权。共同共有人享有的债权为共同债权,在共有人内部一般为共同享有,但份额之有无及比例,具体由共同关系所由产生的关系决定,如合伙债权由合伙法规定,夫妻共同债权和家庭共有债权由婚姻法规定,遗产债权由继承法规定。不论是按份共有还是共同共有,共有人对外均承担的是连带债务,在内部效力上的承担依债权分享的方法确定。

2)共有人之间的追偿权问题

如前所述,按份共有人对外享有不可分债权,共同共有人对外享有共同债权,债务人必须向全体共有人为给付,这样的制度设计本身有效避免了因受领给付的共有人不诚实或无资力而损害其他共有人的利益,因而,共有人在享有债权上不会发生追偿权的问题。

共有人对外承担连带债务,各债务人都负有清偿全部债务的义务,债权人可以要求部分或全部债权人为部分或全部的给付。偿还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份额的按份共有人,有权向其他共有人追偿,这是连带之债的应有之意。我国《民法通则》第87条也是这么规定的。《民法通则》第35条规定了偿还合伙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数额的合伙人的追偿权。《意大利民法典》第1115条规定,“清偿了连带债务又没有得到补偿的共有人,在共有财产的分割中,除取得自己的份额以外,还应当取得与本应获得的补偿相适应的份额作为补偿”。有鉴于此,《物权法》第102条规定了偿还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份额的按份共有人的追偿权。不过,笔者以为,共同共有人之间也应当存在追偿权。

王全弟认为“共同共有是不分份额的共有”,[[14]]但“履行了义务的共有人,有权要求其他负有连带义务的共有人偿付他应当承担的份额”。[[15]]追偿权就是基于不当得利的原理,实现连带债务人之间的利益平衡,王的观点值得赞许。不过,有观点以共同共有内部没有份额为由,认为共同共有人之间无追偿权。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物权法》第102条的立法理由中讲道:“关于共有财产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的对内效力及其追偿权,这样规定的理论基础是按份共有人在内部关系上是按照其份额承担义务的”。[[16]]有的学者则直接认为,“共同共有人之间是不分份额的共有关系,因此,他们彼此之间不存在相互追偿的问题”。[[17]]共同共有中是否存在份额,这个问题是有争议的,虽然主流观点认为共同共有中不分份额,但笔者更倾向于共同共有中存在份额;基于此,共同共有人之间也应当存在追偿权。

梁慧星和陈华彬先生指出,“共同共有是不分份额的共有。在共同共有关系存在期间,共同共有人不能对对共同共有财产确定份额。只有在共同共有关系终止,共有财产分割后,才能确定各共有人的份额”。[[18]]杨立新认为,“共同共有不分份额,因而是没有应有部分即份额的共有权,以此与按份共有相区别……在这种共有中,各个共有人没有应有部分,没有份额和份额权,只是享有一个共有权。”[[19]]有的学者则提出不同观点:“共同共有和按份共有均为按份共有,区别在于:在按份共有中,共有人之间物特定的身份关系……而在共同共有中,共有人之间存在特定的身份关系……实际上,正是因为共同共有也是按份额共有,共同共有关系解体时,原则上共有人平等分割共有财产。否则,这样的分割就没有依据。”[[20]]

实际上,共同共有并不排斥份额。有些类型的共同共有如合伙和共同继承,在成立之初就确定了份额,只不过在共有关系存续期间,受共同关系的约束而“潜在地”存在,其作用并不突出。共同共有是团体主义法制下的共同共有形态——总有——经个人主义法制下的共同所有形态(即按份共有)修正发展而来,强调共有人之独立财产地位,共同共有应当有份额存在。而主要大陆法系国家的立法例中,共同共有通常设有份额(应有部分),如《德国民法典》第719条,第1419条和第2033条;《瑞士民法典》第222条和《法国民法典》第1477条等。我国法律虽未明文规定共同共有是按份额共有,但也不应再忽视共同共有中份额的存在。裴桦认同共同共有中同样存在份额,并且认为其中的份额一般为均等的。[[21]]这一观点可以从法定继承中同一顺位继承人原则上等额继承和夫妻离婚时原则上均分共同财产中得到佐证。笔者同意此种观点。以此为基础,我们自然应该得出结论:偿还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份额的共同共有人,也有权向其他共有人追偿。至于如何追偿,则应由规定各种类型共同共有的法律具体规定。

四、    《物权法》第102条的不足及完善

关于共有法律关系的内外部效力,立法集中规定在《物权法》第102条:“因共有的不动产或动产产生的债权债务,在对外效力上,共有人享有连带债权,承担连带债务,但法律另有规定或第三人知道共有人不具有连带债权债务关系的除外。在共有人内部关系上,除共有人另有约定外,按份共有人按照份额享有债权,承担债务,共同共有人共同享有债权,承担债务。偿还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份额的按份共有人,有权向其他共有人追偿。”对该条的规定,笔者不完全赞同,故试分析其不足并对其进行完善。

1)《物权法》第102条的不足

    共有人对外债权定性错误。如前文所述,共有人对外享有连带债权的制度中带有先天的不足,即无法避免因受领给付的共有人不诚实或无资力而损害其他债权人的利益,这也是连带债权在民法中不受重视并且日益没落的原因所在。《物权法》因为要规定共有人对外承担连带债务,便对应地认为共有人对外享有的债权就是连带债权,这是错误的。我国《民法通则》对多数人之债只规定了按份之债和连带之债,这是效仿已过时的苏联的立法模式。为了机械地保持与《民法通则》的一致,《物权法》的立法者没能像《侵权责任法》的立法者规定《民法通则》中所没有的不真正连带之债一样,突破性地吸收先进理论成果,将按份共有人对外债权定性为不可分债权,将共同共同共有人对外债权定性为共同债权,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连带债务例外情况用语模糊。连带之债的产生不外乎就两种情况:当事人明确约定和法律规定。而当法律已经明确规定了连带之债,变更连带之债也不外乎两种情况:当事人明示约定和法律规定。《物权法》第102条规定的连带例外情况为“法律另有规定或第三人知道共有人不具有连带债权债务关系”。“法律另有规定”当无问题,也是立法的常用语,但是这里的“法律”具体指哪些法律呢?“第三人知道共有人不具有连带债权债务关系”是当事人明示约定的情况还是另有所指?这些问题不仅普通人运用《物权法》时会遇到,学者们也难以回避。

    共同共有人之间追偿权缺失。《物权法》第102条最后特别规定了按份共有人的追偿权,却没有规定共同共有人追偿权,显然是对共同共有人之间的追偿权持否定态度。这是不承认共同共有中存在份额的自然结果。这样不仅忽视了共有物价值不足以偿还对外债务或共有人为了保存共有物而以各自财产偿还对外债务的情况,也没有看到共同共有中存在份额并顺应共有人于共有中有独立的发展趋势。

2)《物权法》第102条的完善

    定性按份共有人对外享有不可分债权,共同共有人对外享有共同债权。连带债权正带着无法克服的弱点日渐式微,除依当事人意思自治产生连带债权之外,法律不应再规定连带债权;若某债务为连带债务,立法也不应为追求“对称美”而规定连带债权,这种“耦合”是没有理由且没有必要的。而对于先进的理论成果,立法则应予及时恰当地吸收。不可分债权和共同债权中,债务人必须向全体债权人为给付,在受领给付上不会发生债权人的互相侵权,能够有效地保护全体债权人的利益。《物权法》立法不应过于考虑与《民法通则》保持一致,而应果断定性按份共有人享有的债权为不可分债权,共同共有人享有的债权为共同债权。

明确连带债务例外情况。“法律另有规定”用语本身不错,但我们应该知道这里的“法律”具体指哪些法律,或者知道找到这些法律的方法。依照法理学知识,我们知道,若想改变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只有两种情况: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物权法》为基本法律,其上位法只有《宪法》,不过《宪法》并无共有法律关系关系连带债务的例外情况的规定。物权领域内的特别规定得改变《物权法》的基本规定。此外,规定各种债的法律如《合同法》、《侵权责任法》等,规定各种共同关系的法律如《婚姻法》、《继承法》等,在共有法律关系方面,相对于《物权法》也可认为是特别法,其有关规定优先于《物权法》适用。不过,法律条文不应过于繁冗,不可能把这些规定全部纳入到《物权法》中;如果将来出台《物权法》的法律解释,可以在其中加以说明。

“第三人知道共有人不具有连带债权债务关系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认为,“共有人不用承担连带责任而是按照约定或共有人享有的份额各自分享债权、承担债务”。[[22]]有学者给出一个例子:“如果第三人明确知道共有人之间是按份共有,且义务又是可分的,则各共有人只按照自己应有的份额对第三人承担义务,即承担按份责任。”[[23]]程啸则认为,“例如,登记簿上明确表明了共有人之间是按份共有的关系,则应当认为第三人知道共有人不具有连带债权债务关系”。[[24]]从以上观点可以看出,“不具有连带债权债务关系”大致指的就是按份共有,其并没有包括共同共有人之间明确约定对外按份承担债务的情况。而仅仅“知道”是不够的,如果共有人都明确告知第三人其为按份共有,第三人“知道”了,便不能请求共有人承担连带债务,这对保护第三人利益显然是不利的。因此,不如改为“第三人与共有人另有明确约定的”。

    确立共同共有人之间的追偿权。在尚未确立追偿权时,共同共有人只有当终止共同关系时,才能分割共同财产,偿还因共有物产生的债务超过自己份额的共有人才有可能得到补偿。这样规定不仅有可能超过自部分共有人损失发生时起二十年的最长权利保护期限,而且也会造成举证上的困难,在理论和实践上均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共有财产是为维护共同关系而存在的,但倘若共有人之间长久的利益不平衡无法消除,利益受损的部分共有人将不得不选择消灭共同关系来回复和维护自己的利益,这样反而增加了共同关系的不确定性。共同共有中实际上是存在份额的,只有法律赋予共同共有人追偿权,实现共同共有人之间损益的正常流通,利益受损的共有人才不用消灭共同关系即可维护自己利益。当然,追偿权要确定合理的诉讼时效。如果共同共有人之间可以不计得失,完全可以在诉讼时效内不予理会追偿权;但不能当共同共有人利益受损时,却找不到一种及时的救济权。因此,我们应该确立共同共有人之间的追偿权。

 

 


[[1]] 江平主编,民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357页。

[[2]] [1],第357358页。

[[3]] 滕晓春,李志强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释义,立信会计出版社,2007年版,第125页。

[[4]] 谢在全,民法物权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77页。.

[[5]]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编,《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87页。

[[6]] 张玉敏主编,民法,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第245页。

[[7]] [6],第312页。

[[8]] 王全弟主编,物权法,浙江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211页,第219页。

[[9]] 史尚宽,债权总论,台湾荣泰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1978年版,第613页。

[[10]] 张玉敏主编,民法,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第314页。

[[11]] [10],第245页。

[[12]] []罗伯特•霍恩等,《德国民商法导论》,楚建译,谢怀栻校,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第90页。

[[13]] J.Domat. The civil law in its natural order, trans by W.Strahan,vol.1,Boston:Little Brown.1853  

[[14]] 王全弟主编,物权法,浙江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216页。

[[15]] [14],第219页。

[[16]]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编,《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87页。

[[17]] 滕晓春,李志强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释义,立信会计出版社,2007年版,第127页。

[[18]] 梁慧星,陈华彬,物权法(第二版),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242页。

[[19]] 杨立新,共有权研究,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136页。

[[20]] 付鼎生等,关于物权法几个问题的探讨,载于华东政法学院学报,2002年第4期。

[[21]] 裴桦,关于共有两个基本问题的思考——兼评我国《物权法》相关条款,载于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087月,总第99期。

[[22]]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编,《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87页。

[[23]] 滕晓春,李志强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释义,立信会计出版社,2007年版,第127页。

[[24]] 王利明,杨立新,王轶,程啸,民法学(第二版),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324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