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学思想 -> 审判研讨

刍议中国继承法的完善

——立法层面分析

发布时间:2014-07-29 15:21:46


论文提要:

我国现行继承法是1985年4月10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同年10月10日公布实施的,距今已近29年。当时我国仍处在计划经济体制,人民生活水平不高,公民的私有财产不多,而且我国法学研究刚刚恢复,对继承法原则和宗旨的理解也不充分。现在的实际情况与之前大不相同,我国正在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变革也日益深刻,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公民财产不断增加,种类也呈现多元化,新问题不断涌现,而现行继承法仅有的36条法律规定及相关司法解释,已经不能满足当今社会发展和法治实践的需要。本文综合分析我国现行继承法实施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突出问题,从法定继承人顺序、债权人利益保护、遗嘱形式、遗产范围等方面进行详细论述,同时借鉴国外继承法有关优秀理论和实践,为我国继承法理论的构建及继承法体系的完善,提出笔者自己的建议,谨以此为我国法治建设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全文共7097字)

一、现行继承法修改的必要性

2010年闭幕的全国“两会”上,我国著名民法学家梁慧星先生呼吁:“《继承法》颁布、实施了25年,37个条文过于简单,应该修改了。”25年来,我国实现了从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转轨,现行《继承法》已经无法满足和适应社会经济生活的需求。总的来讲,其问题如下:

(一)法定继承人范围方面的问题

我国《继承法》规定,以下人员为法定继承人:被继承人的配偶、子女、父母以及对岳父母、公婆,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女婿、丧偶儿媳。由此看出,我国继承法确定的法定继承人范围比较狭窄,而且仅限于近亲属,这不利于更好地保护被继承人的财产。原因有三:其一,随着我国计划生育政策的贯彻落实,绝大多数家庭仅有一个孩子,最后导致近亲属范围内的成员越来越少,甚至没有;其二,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人们的观念也在与时俱进,丁克生活[1]已经逐渐成为一种时尚,推崇这种生活的家庭放弃了生育孩子的权利,使得他们的财产没有合法的继承人来继承;其三,与其他国家继承法相比,我国法定继承人范围过窄,比如,1804年法国民法典规定,法定继承人的范围和顺序是:直系卑亲属、父母、兄弟姐妹及其直系卑亲属、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六亲等以内的其他旁系血亲亲属。再如,1896年德国民法典规定直系卑血亲、父母及其卑亲属、祖父母及其直系卑亲属、曾祖父母及其直系卑亲属,远亲等尊亲属及其直系卑亲属为法定继承人[2]。现实生活中,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以及宪法对私有经济的确认和保护,私有财产大幅增加,“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已经得到了法律的认可和保护。为了激励人们创造财富的积极性,同时也为了维持继承制度的本质——死者生前对其财产处分权的延续,自然人死亡后遗留的个人财产应尽量由其近亲属继承,这实际上也符合多数自然人的意愿。

(二)限定继承原则

我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3]总结起来就是限定继承,限定继承,即继承人仅在其所得遗产的财产权利范围内承担偿还被继承人生前所欠债务的责任,对超出遗产中财产权利的债务有权拒绝偿还。与之相对的无限继承,是指没有条件和限制的继承被继承人一切权利和义务的继承,有的是因为单纯承认而产生,有的是因为法定继承权丧失而产生。无条件的限定继承制度符合现代社会家庭成员人格独立、责任自负的理念,具有其积极的意义。这样的制度虽然保护了被继承人的利益,但同时却致使被继承人的债权人的利益得不到应有的保护。作为一种法律制度,所有当事人的权利都必须得到当下施行各种法律的平等保护,这是现代法律维护公平、正义精神的需要,也是评判法律之善、恶的标准之一。现行继承法没有对继承人和被继承人的债权人的权益给以平等的保护,是其存在的严重缺陷之一,其缺陷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没有对接受和放弃继承规定明确的期限,使得继承关系长期不稳定;2、被继承人的债权人缺乏救济手段,其利益难以得到保护;3、不利于维护交易安全,妨碍物质资料的流通;4、模糊了继承关系和共有关系的界限。

(三)法定遗嘱形式及地位问题

1. 我国继承法规定的遗嘱形式

我国现行继承法规定的遗嘱形式主要有公证遗嘱、自书遗嘱、代书遗嘱、录音遗嘱和口头遗嘱五种。这些基本符合实际需要,但过于简单,可操作性不强。由于公证遗嘱程序繁琐、费用高,再加上传统习惯的影响,目前采用公证遗嘱的极少。随着科技的进步,更加人性化且便捷的书写、记录与存储方式日益被人们所采用,现实生活中出现了新的遗嘱形式,比如打印遗嘱、录音遗嘱、录像遗嘱、电子邮件遗嘱等。显然,这些遗嘱形式与继承法的规定不符。实践案例中,有当事人以打印出来的电子遗嘱不符合《继承法》规定的遗嘱形式为由,否认打印遗嘱的效力,在遗嘱继承中引起了争议。遗嘱的“要式性”[4]使得《继承法》相对封闭,更使得新型遗嘱被排斥在合法有效的范围之外,法律的滞后性也日益凸显。

2. 公证遗嘱的效力、地位

在二十多年的法律实践中,包括大多数法律规定,似乎有约定俗成的“规矩”,即公证遗嘱的效力远大于其他遗嘱形式的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42条规定:“遗嘱人以不同形式立有数份内容相抵触的遗嘱,其中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的公证遗嘱为准;没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的遗嘱为准。”[5]做出这样的规定的意思是,遗嘱人若想变更已立的公证遗嘱,必须以公证的方式变更,否则即使变更也是无效的。可我们似乎忽略了一点,公证遗嘱的程序十分复杂,如果遗嘱人在临死前想改变遗嘱,可时间上不允许遗嘱人以公证的方式改变遗嘱,只能以自书、口头或录音等方式进行改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只承认公证遗嘱,就违背了遗嘱人的意愿,也就变相违背了继承法的基本原则;如果承认改变后的遗嘱,就违反了上述《意见》的规定,也降低了法律的威信。

(四)遗产的范围问题

遗产包括死者遗留下来的财产和财产权利。根据继承法第三条的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下来的个人合法财产,主要包括以下内容:(一)公民的收入;(二)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三)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四)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五)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六)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七)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6]结合新时代新情况,继承法对财产范围的规定似乎不尽合理。一方面,继承法制定于计划经济时代,当时人们的私有财产有限,且公民继承的遗产大多局限于消费资料。而现阶段,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家庭不仅具有消费职能,还具有生产职能,私有财产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公民收入趋于多元化,法律所认可的合法财产也在不断扩大,典型的比如收藏的古玩字画、手稿和历史研究资料等。另一方面,继承法中规定的我国遗产范围仅限于积极财产,这样无形中抹掉了消极财产(如义务、债务等)部分,把遗产片面化了。

二、完善继承法的意义

(一)完善继承法对其本身的意义

我国现行继承法自颁布以来从未修改过,它本身存在的一些漏洞和缺陷限制了继承制度功能的进一步发挥,同时也阻碍了继承法本身的发展。改进和完善继承法不仅是建设法治社会的必经之路,也是其自身发展的最佳途径,更是维护公民私有财产权的题中应有之义。

完善继承法是适应法律理念发展的体现,从继承法本身上也为其独立运用解决继承纠纷的法律地位进行了铺垫,以前,继承法上存在的缺陷被加以完善后,则从很大程度上改善了解决继承纠纷时继承法运用时的不全面,完善规定继承制度的继承法能够被独立运用,不再会出现继承法调节不完善时运用民法规范等其他法律调节的情况。

(二)完善继承法对继承主体的意义

完善继承法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调整继承关系,这无疑会更好地调节继承主体之间的关系。

从被继承人角度来讲,公民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完善继承法有利于保障被继承人的财产尽量由其近亲属继承或者遵照期遗嘱,很大方面保护了被继承人的财产权利,也体现了私法自治原则,根据被继承人的意愿进行继承;从继承人角度来讲,现行继承法待改进处还有很多,完善继承法可以在尊重继承人选择自由的基础上充分保护他们的继承权,保护了他们的基于血缘关系的人身权以及基于遗嘱的财产权,从更多方面保障继承人的权利;从债权人角度来讲,现行继承法对债权人利益的保护还不够,完善继承法能够防止继承人和受遗赠人以任何方式侵犯本应属于债权人的利益,从而体现了行使权利的同时不得以损害第三人合法利益为前提。

2.3完善继承法对社会的意义

继承法是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法律,应当反映全体社会成员的需要,解决他们的问题,修改继承法使之更加适应社会的需要,用新的物权理念构建我们新的继承制度,是建设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重要举措,是向前迈进的光辉一步。

清官难断家务事,是存在于我国几千年的观念,受这一观念影响,我国政府、司法部门等都不愿插手关于继承的问题,使得继承主体的利益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完善继承法,加强法律对继承的干预,既可以解决“清官难断家务事”的烦恼,也可以坚持社会公正,加强司法干预。

我国继承法是民法的一部分,完善继承法是完善我国法律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完善继承法有利于贯彻保护公民财产继承权、养老育幼、权利义务相一致和男女平等四个原则,研究完善我国继承法与我国宪法04年修订的内容中保护公民私有财产权不谋而合。从宏观上讲,完善继承法有利于贯彻依法治国方略,健全法制体系。制定一部与时俱进的继承法是建设法治社会的必然趋势和要求。

三、关于完善我国继承法的建议

(一)适当扩大法定继承人范围,增加继承人顺序

1.关于法定继承人的范围

虽然在不同时期,不同类型的社会,以及由于不同国家的历史传统和习俗,各国据以确定法定继承人范围的准则也不尽相同。但是在坚持保护公民私有财产继承权原则的基础上,应尽可能确保被继承人的遗产在任何时候都由其近亲属继承,这种做法得到大多数国家的认可和赞同。我国的法定继承人的范围包括:父母、配偶、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我认为应将法定继承人的范围扩大为:“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叔、伯、姑、舅、姨、侄子、外甥、外甥女。”这样有利于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使财产最大限度进人个人理财计划中而发挥其效用,从而避免资源浪费。其主要理由是:首先,由于我国人口基数大且增长快、导致人均资源占有量不足,我国至今已实行了20多年计划生育政策,并且今后还将在一定时期内继续实行下去;其次,提倡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子女,事实上必将造成法定继承人的范围逐渐缩小;再次,随着城市单身者的不断增加和意外事故频繁发生,法定继承人的范围也将逐渐缩小。所以我认为将侄子女,外甥子女作为法定继承人是很合适的。但是对于这个问题应当规定适当的继承条件。

2.关于法定继承的顺序

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并结合我国实际国情,我认为对继承人顺序应做以下调整:(1)将父母列于子女之后,为第二顺序继承人,同时扩大适当分得遗产制度的适用范围,如父母确需维持生活时,可视情况适当分得遗产。我国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的几千年间,始终奉行亲属继承制度,即当父母或家长死后,父母的或家长身份以及所有财产均由父母或家长的嫡长子来继承,没有嫡长子的,身份和财产由他们的嫡长孙继承,若嫡长子、长孙都没有,则由他们的庶子来继承。新中国成立后,在法律文件和司法实践中规定父母与子女是同一顺序的法定继承人,继承开始时,当死者是子女,孙子女等晚辈直系血亲时,父母亲并不参与继承,但无人赡养的父母应分得适当财产。罗马的十二铜表法也规定,继承发生时,首先由子女作为直接继承人继承财产,其次是处于死者夫权之下的妻子,再次是父母。[7]在充满人文气息的今天,这样对待老人似乎让人无法接受,因此,调整继承人顺序就变得合理了。(2)针对《继承法》第十条第三款存在的立法缺陷,应修正为:“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或第二顺序继承人中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的人一起继承。”这里“一起”的含义是:凡第二顺序继承人没有对被继承人尽过主要赡养、扶养义务的,不能对被继承人的遗产进行继承,这种做法体现出继承法的原则性;反之,第二顺序继承人对被继承人生前尽过主要扶养义务的,得同第一顺序继承人共同继承,则体现出继承法的灵活性。

(二)采用有条件限定继承原则[2],建立债权人利益保护制度

债权人利益保护问题是继承法的一个基本问题,在直接继承制度之下, 解决这一问题的基本途径是,改变现行继承法无条件的有限责任继承制度,确立有条件的有限继承制度,同时赋予债权人遗产管理请求权。从严格的意义上讲, 有限责任继承本来就是有条件的, 条件是有限责任继承的题中应有之义。所以,采取有条件有限责任继承制度,实质上意味着承认两种继承制度——有限责任继承和无限责任继承,承认继承人在继承时有权选择无限责任继承、 有限责任继承还是放弃继承。在有限责任继承制度之外,还必须有这样一种制度,即对于自己的债权,债权人可以主动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即债权人利益保护制度,其主要内容是,债权人如果认为继承人的行为可能危及自己债权的实现,可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主管机关申请,要求由主管机关对遗产进行管理。主管机关应债权人的申请,对遗产进行管理,包括对遗产进行调查、清算等[3]。建立遗产管理制度后,继承人就丧失对遗产进行管理遗产的权利。这种制度在继承开始后,可确保本应属于债权人的部分不被分割,债权人的权利不被侵犯, 确保遗产首先用于清偿被继承人的债务。我国继承法就应当建立这种制度。如果我们在承认继承人的继承权的同时,为继承人选择有限责任继承和放弃继承规定必要的条件,同时赋予债权人遗产管理请求权,继承法在债权人利益保护方面就能够做到周全而合理。

(三)适当扩大遗嘱形式,对遗嘱效力一视同仁

1.适当扩大遗嘱形式

新型遗嘱在记录与存储方面都更加便捷高效,虽然在安全性方面还有待改进,比如,打印遗嘱因输出形式同一,内容无法进行笔迹鉴定,更容易被篡改或伪造,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但是,这并不应该成为法律拒绝接受打印遗嘱的理由,立法可以为认可打印遗嘱设定必要的条件,以确保其安全性,进而发挥其作用。为满足科技进步对立法完善提出的必然要求,发挥法律在引导科技创新方面的积极作用,平衡安全与效率的关系,我认为,我国《继承法》在未来修订过程中,在对待新型遗嘱方面,应当更加包容与开放,并注意培养与发展我国本来薄弱的遗嘱继承文化:(1)对待新科技成果,《继承法》应当保持适度的开放态度,及时将成熟的新型遗嘱纳入《继承法》规范之中。:一方面,科技进步影响法律的调整范围。科技的发展对一些原有的社会关系与法律定义提出了一系列新的问题,造成了巨大冲击,要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对传统的法律做出相应的调整,对原有法律进行改革与修订。[8]另一方面,法律作为调整科技社会关系的重要手段, 就是要为科技活动提供良性的法律环境。科技发展的方向, 科技组织和科技活动需要法律来规范和引导, 科技的发明和创造需要法律确认和鼓励。[9]2)建议我国未来《继承法》修订时,能够将对形式瑕疵的包容性扩大到《继承法》实施之后,作为一种处理遗嘱形式瑕疵的一般性规定明确下来,即规定“形式上存在欠缺的遗嘱,如内容合法,又有充分证据证明确为遗嘱人真实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遗嘱有效”。(3)注意发挥司法解释的补充作用,对于特定新型遗嘱,是否认定、如何认定、评判的标准等可由司法解释进行统一规定,这种灵活的处理方式尤其适用于通过手机短信、QQ 留言、MSN留言、电子邮件、博客或微博等形式表现的具体的新型遗嘱。

2.对遗嘱效力一视同仁

对于公证遗嘱,我们应将其与其他形式的遗嘱的效力放在同等的位置上,一视同仁,不搞特殊,应保持遗嘱人对遗嘱形式采用的充分自主性,无论采用哪种形式的遗嘱,只要意思表示真实,就应当被法律认可,这样的做法不仅符合遗嘱人的真实意思,也符合我国立法的初衷。

(四)适当扩大遗产范围

《继承法》第三条规定:“公民死亡时遗留的遗产包括公民的收入、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以及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关于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继承法》没有进行详细的规定,而且随着《物权法》、《公司法》和《合同法》的颁布施行,现行法律所规定和认可的财产权利也在逐步的扩大,比如:土地承包经营权、公司股权等,这些财产权利属于可以继承的遗产范围。因此我认为,继承法应将遗产的范围应作这样的修改,被继承人的遗产除了原来的规定,还应包括《物权法》、《公司法》和《合同法》等现行法律中规定和认可的公民财产权利,比如土地承包经营权、建设用地使用权、抵押权、质权、股权、知识产权、债权等。[4]

结  语

综上所述,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指出:“继承法最清楚地说明了法对于生产关系的依存性。”[10]继承法作为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它的发展取决于与之相适应的社会经济基础的发展。二十几年的实践证明,1985年的《继承法》在为我国社会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中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起到了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家庭和谐保障公民财产权利的重要作用。但是,随着二十几年的社会进步,尤其我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公民财产的不断增加,财产种类的多元化,原有的《继承法》已现一些明显的不足,笔者希望通过本文对《继承法》在实践中遇到的问题的概括,参考各家说法后,提出的一些小建议,立法机关能够采纳,在完善我国法律制度方面贡献自己的力量。实际上,有关继承法修订的建议远不及此,比如遗产分割制度、归扣制度、遗产信托和遗产破产制度等,都有待进一步研究。


[1] 丁克的名称来自英文Double Income No Kids四个单词首字母DINK的组合--DINK的谐音, Double Income No Kids。汉语解释指那些具有生育能力而选择不生育,除了主动不生育,也可能是主观或客观原因而被动选择不生育人群。

[2] 王肃元:法定继承制度的重塑,法学,200302)。

[3] 张焕红:继承公证若干法律问题研究,山东大学,200603)。

[4] 魏振瀛:《民法》,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9月版,第610页。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2条。

[6]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

[7] 张玉敏: 《民法典草案继承法建议稿》。

[8] 陈蕾 耿宾涛. 论科学技术与法律的关系. 法制与社会,200810)月。

[9] 周学忠 詹伟. 试论科技与法律的辩证互动关系. 延安大学学报,200410)。

[10] 王泽宇 张广宏,浅谈我国〈继承法〉中法定继承的修改[J]。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11)。


关闭窗口